“烈风只想让自己的一缕魂去寻找断魂,却不想断魂的一抹残魂其实早已依附在了他的主魂之上,而烈风也下意识的选择用这缕魂去寻断魂。”烈风和断魂的默契,竟才是促使灸日成为主魂的重要原因。

  灸日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,烈风啊烈风,你还真是给我留了个难题。

  他们三人都是烈风,却又各不相同。人有多面,烈风亦然。

  烈风把自己所有的真性情都给了断魂,所以灸日才会事事以情为先。

  战天代表的自然是烈风好战嗜战的一面,从战天所作所为便可看出,情于战天而言远不及他对力量的追逐。

  而暗夜幽暝,就像是灸日和战天的合体,虽有两人的优点,却没有两人互相看不上对方的缺点。所以,暗夜幽暝就成了灸日和战天的调和剂。

  “哈哈……”灸日想通了这一点,忽然笑了起来,想收也收不住。

  “你笑什么!”战天紧盯着灸日,一手将金枪攥得死紧,生怕灸日会在这时候发难,毕竟他刚刚也算把二人之间本就没多深的情分彻底扯破了。

  灸日指了指自己的脸,“我?你问我笑什么?我笑你蠢啊老祖宗!哈哈哈!”

  “你!”战天怒急刚想出手,可一想到那虚影可能还会出现,硬是忍了下来。

  “我什么?你算计了一辈子,连我的出生,谁来生我,都能叫你算计进去,可你怎么就想不到,这些也都在烈风的算计里?”灸日笑着摇头,将后背往树干上一靠,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卸了下去。

  “你什么意思?”战天眉头一皱,心里隐约也想到了一些。

  “不让你认识到主魂的重要,你又怎肯心甘情愿为我做嫁衣?这世上谁最了解你?除了你自己,就是烈风。他深知你有他的桀骜,有他的傲骨,绝不会心甘情愿与我合为一体,所以让你经历没有我的一世与他而言又有何难?毕竟,没有找到断魂的我也足足转世了六次,若非最后他发现断魂有一抹魂依附在我身上,恐怕我还要继续轮回下去,你说,是也不是?”灸日下意识的伸手扶上心口,烈风虽然好战却绝不弑杀,自己心底那个叫嚣着杀戮的声音,百分之八十以上就是断魂失去了神智的残魂的声音。

  “咚……”的一声重响,金枪落地而后自行消散化作一道金光收进了战天心口……

  而无意识的扔掉了金枪的战天像突然失去了目标,满眼茫然晃悠悠的倒退了好几步。

  “你自以为了解我,了解兄长,自以为设计好了一切,我们都会如你所愿老老实实的按着你的计划走,一旦我们有了脱离你的控制的迹象,你就会毫不留情的把影响走向的因素除去。夜峦不想杀沐风,你就派别人去。兄长替我退了熊兽人,他分明有实力全身而退,你却盲了他一双眼。你说你是在帮我,却几次三番想要我的命,借别人的手。”灸日垂下眼,右手摊开在眼前一收一合,方才,有一只与它一样修长有力没有丝毫薄茧的手,几要扼死了他的命脉。

  余光瞄到还像两座雕塑一样的秦傲云和秦傲风,灸日的目光霎时间柔和了下来。淡然道,“把封印解开吧。你杀不了我,同样的,我也杀不了你,也不必用秦家人威胁我。早晚都是要分道扬镳的,他们一家人过得好好的,别弄得人家和我们家一样,祖不祖,孙不孙,父不父,兄不兄,子不子。”

  “哼。”战天冷哼一声,手却像二人方向挥了一挥。

  “十四!诶?”秦傲云能动之后,忙了灸日一声,可这一抬眼,瞬间就蒙了。

  “陛下?”秦傲风疑惑的看着另一个戴着面具的‘灸日’,回头与同样一脸诧异的兄长对视一眼,“陛下此刻,不应该在朝阳殿吗?陛下可是不放心太子殿下?”

  “嘶……有点麻烦了啊……”灸日捏了捏下巴,低头想了想,忽然灵光一闪,笑呵呵的超战天走了过去,一手揽着战天,笑眯眯的望着秦傲云道,“二哥,你认错了,这是傲天。”说罢又捏着战天身上本是暗夜幽暝给自己备着的衣角,道,“再者说,这可是太子的服饰,你觉得父亲会穿我的衣服吗?你们方才不都见过父亲吗,父亲可是这副打扮?”

  “傲天的头发和眼瞳……”秦傲云似懂非懂的摇摇头,忽而惊诧的瞪大了双眼。“难道?圣龙祖已经修回了圣龙之体,彻底化去了骨龙玉体?!”

  呵呵……您想的比我还透彻呢……灸日勾着的嘴角无声的抽了抽,斜眼看向此时已整理好了心态,坦然的装成傲天保持沉默的老祖宗。

  木然的把两条胳膊从战天身上撤了下来,灸日转而一手一个搂着秦家两个傻小子往回走,边走边道,“哎呀,怎么跟你们说呢,傲天吧,偶尔也会用他们龙族的法术把形象伪装和正常人一模一样,但是吧,这法术时灵时不灵的,也许下一次你们再见他,那就是原来的样子了。”

  “有道理!”秦傲风点点头,“圣龙祖毕竟是传说中的神龙后裔,懂些我们不知道的秘术也很正常!”

  傻小子,是好骗!灸日闷笑着点头,一本正经的接话道,“可不!谁家还没点别人不知道的秘密了!哎,对,你们一说圣龙,我倒想起来和晨曦他们去龙谷的时候讨回来了不少龙谷的果子,据说啊,功效非比寻常呢!凡尘把那果子练了酒,我刚才就想去西海找凡尘去讨两坛子,这就被你们拦下了。”

  战天无语的看着信口胡诌的灸日,白眼一翻,‘臭小子,骗鬼呢!谁信你!’

  “真的?那你多讨两坛给哥哥们也尝尝!你不知道,你三哥就是个地道的酒鬼,你让哥哥们知道了,那就得见者有份,不许独吞!”秦傲云两手卡着灸日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脖子,一副你不同意我就掐死你的架势。

  “好说好说~”灸日毫不在意的耸耸肩。

  呵呵……还真有傻子信……战天跟在后面,听着灸日胡编乱造,一个真敢说,秦家俩小子也真敢信。

欢迎大家访问:兔姐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tujiexiaoshuo.com/9_56977/651/